郭广昌:下半年继续推动准独角兽分拆上市

2016-09-01 14:19:46    投资中国网   我要评论0   我要收藏   
打印
复星表示,沿着“保险+投资”双轮驱动的核心战略,上半年复星在负债端、资产端、负债结构优化上更进一步,深耕保险细分市场,积极拥抱互联网,持续发掘 C2M(用户到厂商)的投资机会

  8月31日,复星国际有限公司(简称“复星”,香港联合交易所股份代号:00656)2016年中期业绩披露。截至2016年6月30日,复星集团总资产达人民币4,377.1 亿元,同比增加7.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之净资产达人民币826.6亿元,同比上升9.1%;2016年上半年,实现收入人民币325.0亿元,较 2015年同期增长9.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之利润为人民币43.9亿元,同比上升21.4%。

  复星表示,沿着“保险+投资”双轮驱动的核心战略,上半年复星在负债端、资产端、负债结构优化上更进一步,深耕保险细分市场,积极拥抱互联网,持续发掘 C2M(用户到厂商)的投资机会,并持续寻找高增长新兴市场的投资机遇。期内,复星首次进入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前500强。

  在业绩发布会最后,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CEO梁信军、复星集团执行董事兼总裁汪群斌关于债务结构、投资理念、经营状况等问题,回答了现场提问。

  郭广昌表示,复星前几年重点放在发达国家,布局基本完成。我们要深度全球化,就得在新兴国家布局。现在是投资新兴国家一个比较好的机会。因为这些新兴国家面临的复杂性,复星都是找当地做了十年、二十年,管理过10亿、20亿美金的成熟团队,控股这样的团队来做投资。

  截至2016年6月30日,复星集团已成立13家海外办事处平台,并已有3个位于新兴市场,计划新设6家,分别位于拉美、南非、东欧等地。在巴西、印度等新兴市场,2016年7月和8月,复星医药收购了印度领先注射剂药企Gland Pharma,复星集团收购了巴西第二大资产管理公司Rio Bravo。

  对于“复星到2017年底要出售及处置资产规模达300-400亿”之说,郭广昌回应称,“我们从来没有说有被迫要出售资产的压力,我们现在的财务是不断改善的,负债成本是不断降低的。”

  从中报数据看来,复星集团今年上半年的债务平均成本已从4.97%下降为4.65%;中长期债务占比由2015年底的57.4%上升至66.4%,改变了过去一两年中3年期以下债务比例约70%的情况。

  梁信军表示,顺应去年四季度以来全球降息的趋势,复星增加了中长期债的发行,但债务置换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受制于置换中的时间差,效果将在 2017-2018年陆续体现。此外,复星集团也在提升资产流动性,目前4377.1亿元总资产中,高流动性资产为1506.2亿元。

  郭广昌表示,“对于一个投资型企业来说,有买和有卖都是很正常的,我们去年和今年都是有一些退出项目的。我们最近更多把精力放在内生性增长上,所以大比例的投资项目不多。但是并不等于我们不做,比如推动我们已经投资的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

  复星2016中报显示:复星集团大型项目的退出也很活跃,优酷土豆项目累计回收2.49亿美元,德国私人银行BHF合计回收2.18亿欧元并释放保证金5.89亿欧元,链家地产项目累计回收5.6亿元人民币。

  此外,郭广昌还透露,公司下半年将继续推动旗下有望成为独角兽的已投企业分拆上市或引入私募股权投资者,“尤其是在大健康领域有所建树、有所表现”,不过暂无时间表。

  现场提问

  公司为什么收购印度药企Gland Pharma?这家公司的潜力在哪里?与公司健康板块有什么协同效应?

  汪群斌:虽然Gland Pharma在印度,但是它90%的销售收入来自欧美市场,而且主要是美国。所以从全球来讲,它的生产质量和水平都是世界一流的。同时它的生产成本比中国还低,所以跟复星全球布局的协同性非常强。

  第二,它能够进一步推动复星所有药厂在制造能力上迅速与国际接轨。因为它在全球国家有非常强的注册能力,除了印度市场,它能使整个复星制药在全球的注册能力迅速加强。

  第三点,用印度这家平台现在这个产品,我们也能够更快地进入发达市场,除了美国,还有欧洲、日本,包括新兴市场。

  第四点,复星在单克隆抗体,在生物制药方面在国内是非常领先的。我们的生物制药大多数是针剂,原来主要在中国,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平台迅速制造出符合全球质量要求的产品,同时进入全球市场。

  第五点,印度的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这个投资也为复星医药、复星大健康在印度的发展布了一个很重要的局。

  复星的健康险已获牌照,对公司保险业务方式或健康板块有什么协同或帮助?

  郭广昌:我这次去美国考察了一下,两个技术给我印象特别深,一个是癌症很可能在三五年内得到突破,变成一个慢性病。第二个是开刀,我们代理的达芬奇机器人,现在发展速度非常快,开刀有突破性的进展。

  复星对健康险为什么这么重视?从大的逻辑来说,整个复星集团有两个深度,一个是深度全球化,第二个是深度产业化。对复星来说未来最重要的一个闭环是要为家庭生活的健康、快乐、富足的生活提供一个综合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健康保险那么重要呢?它是一个综合解决方案里面的核心点:第一,在全国或者在大中华区都会有我们最好的医疗服务,同时我们在全球建立起我们的医疗体系。也就是说你在国内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帮你全球找到解决方案。我前面讲过,可能在癌症的突破方面,有些药品在美国比中国领先3-5年,这有时候就是解决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

  第二个更重要,买复星的健康保险,不是说当你生病的时候有保障,更重要的是给你提供富足、健康、快乐的生活方式,让你不生病。我们有专业的团队给你咨询应该到哪里度假,应该到哪里体检,应该练什么太极拳,应该吃什么健康食品。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你不生病的时候帮你活得更健康、更快乐,这是复星健康险的关键所在。

  复星不断完善全球投资,尤其看重新兴市场投资,其中包括哪些区域和行业?你怎么看新兴市场的行业和机会?

  郭广昌:我上半年一直在全球各地跑,包括去印度、巴西、俄罗斯,我感觉市场信息是不对称的,这也是我们比较重视新兴市场的原因:

  一,复星前几年重点放在发达国家,布局基本完成。我们要深度全球化,就得在新兴国家布局。

  二,过去新兴国家货币贬值非常厉害,但现在已经相对稳定。通胀和利率高企问题,现在也逐渐在降低过程当中。

  三是新兴国家,尤其是俄罗斯和巴西都是靠资源比较多,资源价格暴跌,但现在也基本稳定了。

  这些不稳定因素在新兴国家基本上都已经水落石出。当然前几年的政治因素也是大家要考量的因素。但是说起政治因素,我觉得欧洲也好,美国也好,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从这些角度来说,现在是投资新兴国家一个比较好的机会。但是我们投资新兴国家的时候,因为这些新兴国家面临的复杂性,包括法律上的复杂性更多,我们都是找当地做了十年、二十年,管理过10亿、20亿美金的成熟团队,控股这样的团队来做投资。我们用这个方式迅速完成了我们认为比较重要的新兴市场布局。

  复星保险今年上半年收入实现增长,但利润下跌四成,主要原因是什么?预计利润会不会继续受压?

  梁信军:复星保险的增长第一来自内生式增长,第二个我们也鼓励保险子公司进行补强性并购,第三个将来的增长来源还有一块是长期有价值的资产。

  第二个收益的问题,保险比别的资金,不管是基金还是银行资产,它更有能力做到跨周期的投资,更匹配复星的价值投资理念。作为价值投资来说,牛市的时候尽量选择变现,熊市的时候要买筹码。去年上半年是非常好的牛市时机,我们利用市场高位期间多卖了三五斗,所以显得我们的收益比较高。今年回归到常态,回归到常态的投资收益也是不错的,今年上半年我们已经做到1.7%了。

  我觉得在保险这个领域,我们不想追求超高增长、超大额的回报,保险本质上还是要围绕着客户的需求走,客户把这个资产信托给你,他就需要有长期的安全保障。

  作为保险资金的运用者、管理方,要非常清楚身上这份责任和担子。我们在资产配置上还是比较谨慎的,刚才提到我们81%是配置在固定收益和现金上,固定收益里面有很多是高等级的债。

  我们的目标用价值投资的理念去寻找到那些长期的有投资价值的资产,而不是纯粹的随着市场波动投机性的资产。

  复星在上半年调整债务结构,扩大中长期债务比例,主要考量是什么?这对复星集团意味着什么?未来对债务结构有什么规划?

  梁信军:其实在过往三四年前,我们就有预计,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会进入到长期的降息甚至低利率的空间,但我们并不知道确切什么时候降息,降多少。对于股东的保护策略,我们把负债的久期相对来说缩得比较短。

  2014年底,一两年(债务)的比例可能占70%多,是非常高的。去年四季度开始包括今年上半年,中国国内和海外的降息力度是非常大的。我们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累计申请了将近400多亿人民币可发的债券。今年上半年我们已经发行了有231亿,新发行的这些债券基本上成本只有3.85%,而去年年底我们原本带息债务成本有4.97%。

  我们新发的债置换老的债有1.1-1.2%的息差。这个息差的下降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发新债置换老债,用低息、长久期的债务替换高息、中短期的债务,我们会持续这么做,降低整个融资的成本。

  有说法称,目前复星到2017年底要出售及处置资产规模达300-400亿,这些资产具体是哪些?

  郭广昌:可能是信军上次接受采访的时候有些误解,但这些已经澄清过了。对复星来说,我们从来没有说有被迫要出售资产的压力,我们现在的财务是不断改善的,负债成本是不断降低的。

  第二,对于一个投资型企业来说,有买和有卖都是很正常的,刚才梁(信军)同学在前面讲到,我们去年和今年都是有一些退出项目的。我们最近更多把精力放在内生性增长上,所以大比例的投资项目不多。但是并不等于我们不做,比如推动我们已经投资的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

  今年我们最大的投资是印度13亿美金的投资,为什么要做这个?前面汪群斌已经解释了,这对复星集团和复星医药是非常重要的投资,我们把大健康这块打穿,然后形成一个全球布局,把全世界最有竞争力的国际要素都为我所用。

  全世界在医药领域最有国际竞争力的要素有哪些呢?创新方面一定要在美国立足,所以我们在硅谷已经布局七年了,逐渐到了收获期。(汪群斌:我们在硅谷有两个实验室,一个是做化学药的,一个是做生物药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

  第二个是印度,能够供应发达国家药品,全球来说印度的生产成本是最低的,包括研发成本也是最低的。还有中国市场,可能我们的医药市场会超过美国市场,也是最有活力、最具创新的。

  把这三个市场都布局好,这对复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是说不做投资。我们还是把这个事情跟大家说清楚一点。

  复星接下来有无并购、收购计划,对哪些板块、国家、市场比较关注?有没有投资额的目标?这些投资计划将如何与复星现在的运行契合、互补?

  郭广昌:复星从来不会逼着自己去投资一个资产,从来不说一定要投下去多少钱。我跟团队说,你们今年很努力了,也找了很多很好的项目,但是如果你一个没做成,不等于你没做事。相反你为了做成什么,给我包装一下,做了一个错误的投资,那就完蛋了。前面这个至少是及格,后面这个就不及格。

  当然我们在保险资金这一块,是有一定的配置压力的。但是相对于复星现在全球的投资能力来说,我们有能力对这些资产加以比较好的配置。有些人总觉得钱越多越好,有些人觉得钱越少越好,对复星来说钱适中比较好。如果有一天你突然给我1万亿的话是灾难,因为你不知道这1万亿怎么管,你的资产管理能力还没有到这个水平。但是你有了管理1万亿的能力,但手里只有2000亿,那你的能力又没有发挥到极致。

  现在复星的管理能力和拥有的资产是匹配的。

  有消息称复星准备分拆旅游板块以及医疗服务板块单独上市,这个消息是否属实,管理层怎么考虑的?

  郭广昌:复星集团从来没有停止过让我们有条件的企业单独上市,增加我们的流动性,所以旅游也好,医药也好,各块都会往这个方向走,但现在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表。一方面是直接上市,另一方面也会推动私募。下半年复星在私募、上市,尤其是推动我们觉得有独角兽潜质的企业更快发展上,大家可以期待。复星集团在下半年,尤其是在大健康领域,我觉得会有所建树,有所表现。

  2016年上半年复星集团业绩概要:

  综合金融

  中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复星集团中长期债务比例从2015年底的57.4%上升到2016年6月30日的66.4%;抓住中国低利率窗口,已通过有关部门核准的可发中长债发行总额为人民币473亿,2016年已发中长期债券人民币231.2亿元,发新债以置换久期短债息高的老债,新发债平均成本为 3.85%,低于整体平均带息债务成本的4.65%。

  中报披露,复星集团净资产从2004年至2016年上半年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42.02%,高流动性资产达到人民币1,506.2亿,较2015年末大幅增长16.2%。综合金融板块总资产达到人民币2,768.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6.7%,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达到人民币39.77亿元,同比增长 13.7%。

  保险:可投资资产达到人民币1,645.8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61%;受益于低利率环境和稳定的承保利润,集团保险板块可投资资产成本持续下降,由2015年上半年的1.4%降至2016年上半年的0.4%。

  集团积极鼓励旗下保险公司的补强式发展:美国特种险公司Ironshore在拥有美国第12大保证保险机构Lexon 20%权益的基础上,拟购买其剩余80%的股权;鼎睿再保险收购加勒比财产保险NAGICO Holdings Limited的50%权益,已完成支付,将业务拓展至中美洲。两项收购将合计可增加美元3.6亿元的可投资资产,这些项目处于等待交割阶段。另一方面,复星集团也积极探索保险资产成长的“轻资产”模式,拟通过基金参与收购德国寿险续存资产包 (Run-Off)。

  2016年8月,中国保监会正式批准筹建复星联合健康保险公司,这是中国的第六家健康保险公司。至此,复星集团在中国保险产业的布局形成了一个包括寿险、财险、健康险、再保险在内的综合保险网络。

  投资:2016上半年,复星创富投资企业博康智能与北部湾旅的重大资产重组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同时还有两家投资企业成功挂牌新三板;复星医药发行不超过1亿股新A股于今年7月获中国证监会批准。复星集团大型项目的退出也很活跃:优酷土豆项目累计回收美元2.49亿元,德国私人银行BHF合计回收欧元2.18亿元并释放保证金欧元5.89亿元,链家地产项目累计回收5.6亿元人民币。

  财富管理及创新金融:这两大板块也开始崭露头角,2016年上半年贡献利润达到人民币6.5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7%,直接管理的基金规模达人民币647.9亿元,间接管理的第三方财富的规模为人民币775亿元;该板块布局日益完善,业务覆盖证券、私人银行、国内/国外资本管理公司、互联网银行、保理、小贷、融资租赁、征信和财务公司等。

  今年7月巴西第二大独立资产管理公司Rio Bravo投资集团成为复星集团在巴西这个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台,管理资产(AUM)规模达美元27.9亿元,公司资产管理规模在过去10年保持23%的年增长率,业务覆盖私募股权、股权基金、信贷基金、基础设施基金、财务咨询和多类别资产组合管理等领域,可以快速提升复星集团在巴西的本土专业投资能力。

  中报披露,复星集团拟收购的德国私人银行Hauck & Aufhuser Privatbankiers KGaA (“H&A”)也于8月份获得欧央行(ECB)批准,H&A管理的资产规模高达欧元80亿元,托管资产规模为欧元390亿元。

  聚焦“焦富足、健康、快乐”

  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复星旗下资产配置仍持续关注消费升级,聚焦富足、健康、快乐三大板块。

  截至2016年6月30日,富足、健康和快乐三大板块总资产规模达到人民币3,499.6亿元,较2015年年底上升14.5%,占集团总资产比例从15 年底的75%上升至80%;净资产增长至人民币652.2亿元,较2015年年底大幅上升42.5%,占集团净资产比例从15年底的46%升至 60.0%;2016年上半年收入达人民币281.5亿元,同比增长115.0%,占集团总收入的86.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之利润达到人民币50.7 亿元,同比增长18.3%,占集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之利润的115.4%。

  健康:2016年7月,复星宣布以不超过约12.6亿美元收购印度领先的注射剂药品生产制造企业Gland Pharma,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制药企业交易金额最大的海外并购案。

  复星方面表示,将借助Gland Pharma的包括欧美等36个全球市场的注册能力、产品研发能力和低成本高质量的制造能力,嫁接复星集团的生物医药创新研发能力以及印度市场特有的仿制药政策优势,推进复星医药的药品制造业务的产业升级、加速国际化进程、提升其在欧美主流市场的注射剂占有率。

  而与此同时,梁信军表示,未来将结合保险板块和医疗布局的优势,着力打通“健康管理+健康保险”。

  在大健康板块,复星积极融入互联网,投资健康行业的互联网公司,包括微医、名医主刀、药师帮、迹象健康、妈咪知道、Scanadu等。

  快乐:复星集团以99.98%股比投资的世界第三座、中国首座亚特兰蒂斯度假酒店已于今年7月完成封顶,预计于2017年下半年试营业。复星集团旗下另一旅游品牌Club Med在欧洲旅游市场不景气情况下,仍然在2016年上半财年取得近10年的最佳业绩,2016年上半年收入较2015年上半年增长 2%,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增长70.5%。

  此外,继豫园去年投资星野Tomamu之后,今年Club Med已签正式落户Tomamu度假区。复星投资的好莱坞制片公司Studio 8的第一部李安导演的大片预计今年11月上映;2016年4月复星集团还参与博纳影业私有化项目;并投资世界著名高尔夫用品供应商Honma,该公司在中国高尔夫用品市场占有率达到14%,在中国高尔夫用品市场和全球高价球杆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

  富足:2016年上半年,富足板块投资部分归属母公司股东之利润为人民币23.1亿元,较2015年同期增长104.0%;该板块自2000年起至2016年6月30日,IRR达22.6%。

图文推荐

总裁汇O2O拟上市公司股权投融资平台

独家策划

更多
首届全国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创新创业 在通往无人驾驶的神奇之路上,英特尔勇往直 蒙牛管理层巨变创始人牛根生辞职5年后重新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支付方式

工信部备案: 粤ICP备18005112号-2

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 2007-2018 iChinaCEO.com, All Rights Reserved